永定新聞網歡迎您!

閩粵邊界的“紅色據點”

2023-12-18 15:45:20 來源: 閩西日吧  責任編輯:   

閩粵邊界的“紅色據點”

——尋訪永定區峰市鎮新坑村的紅色印跡

■王堅 文/圖

地下接頭戶李捷傳老宅。

饒化龍烈士的侄兒饒振祥向筆者回憶饒化龍相關情況。

奔騰的汀江河浩蕩南流,途經閩粵交界的永定棉花灘時,河段驟狹,暗礁密布。過去,途經棉花灘航運的貨物需要靠人工挑運到就近的永定峰市鎮。因此,峰市古來就是一個貨物集散大碼頭,享有“小香港”的美稱。距離峰市5公里的新坑村,原是峰市的一個高山村落,特殊的歷史機遇,讓新坑成為閩粵邊界的一個紅色革命據點。日前,筆者來到永定區峰市鎮新坑村尋訪紅色印跡。

鮮為人知的紅軍團長饒化龍

86歲的新坑村村民饒振祥,是老接頭戶饒松香的兒子,饒松香與本村饒化龍烈士是堂兄弟,饒振祥向筆者回憶有關饒化龍的情況:“饒化龍原名饒品香,沒有其他兄弟姐妹?;堊杂资熳x詩書,高中畢業后在下坑的國小教過書,是遠近聞名的高級知識分子。附近的村里人,都習慣稱他為‘化龍牯’。1926年間,他和下坑的歸僑許益輝來往密切,兩人暗中發動群眾組織農民協會。1927年秋天,周恩來、朱德率領南昌起義部隊路經永定峰市,化龍牯等組織群眾書寫標語歡迎起義軍,同時為部隊籌集物資,配合起義軍開展革命宣傳。起義軍離開時,化龍牯隨軍前往,參加了三河壩戰斗。由于起義軍受到重大損失,部隊被打散?;堦粼窛摶?,路上聽到消息,峰市反動頭子陳榮光的武裝要抓捕他們?;堦魺o奈,只能和饒錦香等人改道前往武平縣境內,在武平同姓宗親的保護下,繼續從事革命工作?!?/span>

“我父親稱化龍為‘阿哥’,他說化龍中等身材,面目俊秀,書香氣很濃?;堦粼诩視r有娶親,但沒有生育兒女。他從1927年離開家后,就再也沒有回來。聽說化龍牯后來參加了紅軍,但以后的情況家中都不清楚?!惫畔≈甑拇迕耩埖┡d、饒騰興兄弟介紹:“我們的父親饒洪昌,按客家習俗過繼給饒化龍為子延續香火。饒化龍故居原在黃泥塘自然村,距廣東松口15公里,距峰市街10公里。如今,饒化龍故居已經倒塌。我們只保存了有饒化龍的父親饒漢成署名的一張八仙桌和一個谷倉?!?/span>

據《紅一方面軍人物志》記載:“饒化龍烈士生于1902年,福建省永定縣人。北伐戰爭時期加入中國共產黨,1929年參加紅軍。1931年6月任新12軍第2團(一說第5團)團長。同年犧牲?!爆F場采訪的素材有限,但無論如何,饒化龍作為一個地方農民運動領袖和紅軍團長的身份是明確的。這個從新坑村走出來的紅軍團長,壯志未酬身先死,令人嘆惜。

到處都是游擊隊的宿營地

新坑村位于汀江西岸,喇叭形的村口朝向峰市碼頭。從村口往村內坡度逐漸增高,山坑狹長,兩邊都是陡峭的山頭,高山密林,易守難攻。因與廣東接壤,這里是絕佳的駐扎騰挪之地。

饒振祥說:“我家原來住在山上的黃泥潭,因為我父親是饒化龍的堂弟,也擔任了地下接頭戶。1948年前后,父親和閩粵邊紅軍游擊隊負責人劉永輝單線聯系,劉永輝是劉永生將軍的弟弟,外號‘五頭仔’。我那時雖然年小,經常在半夜三更睡意朦朧時,聽到家里有人來往走動,我就知道有‘帶槍親戚’來了。紅軍游擊隊來人,通常是在斗爭形勢不緊張的時候。有時‘親戚’來了,父母親就給他們煮點心,就像招待家人一樣。形勢惡劣的時候,村里每戶都遭罪,財物被反動民團搶光了。我們家房子也被民團燒了?!?/span>

“游擊隊在附近的山場上,搭建了竹寮木棚。他們平時開展學習和訓練,有任務時出去打仗。游擊隊同志都很靈活,善于使用戰術,比如廣東方向的敵人來了,游擊隊就轉移到福建境內;福建方向的敵人來,他們就轉移到廣東。有一次,游擊隊在冷水坑搭了寮子,我就和同伴饒振豐、陳鳳文一起爬到冷水坑。饒振豐比我大幾歲,路上他說如果當兵了,他要用駁殼槍。我傻傻地說要扛槍就扛長槍??墒怯螕絷牭耐鞠訔壩胰诵?、個子矮,開玩笑說你還在吃奶,就別想當紅軍啦?!?/span>

“劉永生帶領的游擊隊神出鬼沒,地理位置便利的群眾住屋也是他們的臨時宿營地。有一次,游擊隊在直窩哩搭寮駐扎。山上條件艱苦,特別是在天寒地凍的冬季。為了改善生活,劉永生有時帶部隊住進饒振梅的住家承裕土樓。承裕樓屋后就是通往廣東大埔的石階古道,游擊隊和饒振梅約好暗號,夜里從樓上的特殊通道進入土樓,睡在二樓的房間。為了方便游擊隊,饒振梅還擔任了新坑一帶的甲長,‘白皮紅心’,暗中探聽敵情,及時把情報送給游擊隊。新坑的群眾基礎好,所以村里人家、村外山坪,都是游擊隊安全的宿營地?!?/span>

出生入死的地下接頭戶

86歲高齡的新坑村村民葛才英是新坑村地下接頭戶李捷傳的養女,她回憶道:“阿爸1916年出生,有四個兄弟。三叔李占傳、四叔李發傳都是抗戰犧牲的國軍烈士。阿爸一輩子燒炭賣,我從小跟著他山上到處跑。阿爸走山燒炭,為紅軍游擊隊送米、送菜,大概持續了兩年多。他不但要秘密保障游擊隊員的生活,還要應付各種突發事件。1948年國民黨胡璉兵團潰退,在新坑抓走了一些壯丁。其中李煌元、陳培文等人趁國民黨兵在群眾家里搶飯吃,逃了出來。但李立傳被白軍打斷腿,關起來了。阿爸單身入狼窩,出面去贖人。白軍要求我阿爸五天之內,把50雙布草鞋送到畬哩,否則李立傳就沒救了。阿爸動員左鄰右舍把爛衫破被單集中起來,拿到峰市街用松香煮了更結實,打草鞋更耐用。為了救人,不到5天大家就把草鞋做好了,阿爸還帶了一雙回來給我?!?/span>

據葛才英介紹,新坑村解放前不到20戶人家,近百口人,多以種田、燒炭、鋸木板等為業。地下接頭戶必須挑選政治可靠的革命群眾,村里的陳培文、李坤元、饒桂香、饒松香、巫才娣、饒洪源、饒振梅等人,都是民政部門登記在冊的地下接頭戶?!敖宇^戶的任務主要是幫紅軍游擊隊購買米、菜、鹽巴,還有紙煙、火柴等物資。每次不能買多,怕引起反動分子的注意。有時游擊隊需要的物資量大,須分配多人去購買。買到后,各自利用下地種田、上山砍柴的時機,偷偷放在事先商量好的地方,由游擊隊派人去取。陳先傳開了一個小店,白天擺攤賣貨,有時挑著貨郎擔子四處走,實則為了傳遞情報信息。那個年代,新坑哩的群眾都把紅軍游擊隊當成家人,拼盡全力支持和保護親人?!?/span>

站在新坑村的高崗上遠眺,莽莽蒼蒼的大山無盡伸延,仿佛在訴說著曾經發生在這里的烽火歲月。戰爭年代的紅白斗爭極其殘酷,但小小的新坑村,有這么多不怕死、不怕抓,為了紅軍游擊隊甘愿舍生取義的地下接頭戶(或地下交通員),而且長達20余年紅旗不倒,沒有出現叛徒、泄密現象,令人刮目相看。

?
丝瓜视频在线无限看,丝瓜ios_成年女人免费视频体验_草莓视频成app下载_草莓视频成版3.0安卓版下载_爱如潮水视频官网